陈列展览 >> 创新的智慧——燕地出土陶器展

 

 
 
 

 

《受命北疆——青铜器背后的燕国故事》

文物数量:50件

背景时代:西周时期

展出时间:2014年9月30日——2015年3月31日

展出地点:西周燕都遗址博物馆二楼展厅

主办单位:北京市西周燕都遗址博物馆

 

前言:

    周初封疆,北土有燕。周王朝取代商朝以后,除了加强在中原腹地的统治,又通过分封扩展了版图。在北方,为了加强对北部方国的控制,防范燕山南北和辽西一带的戎狄部落,周王封召公姬奭(shì)于燕(今北京市西南),建立了诸侯国——燕。燕国作为西周王朝巩固北部边疆的重要封国,在西周早期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和开疆拓土的作用。经燕国君臣的上下协力,完成了镇抚夷狄、控制东北、华北,拓展传播华夏文明的历史使命。

受命来到封地的燕国君臣,或是王族血亲的姬姓子弟,或是为西周建国立下功劳的名门望族,甚至还有刚刚臣服于周王的前朝旧部,是共同的使命感,让陌路相逢的他们走到一起。今天,没人知道三千多年前,这里曾发生过多少可歌可泣的惊天壮举,而那些为国尽忠、为家尽责的游子们,那些远离乡土和父母的“北漂”们,他们的爱恨情仇——去哪了?

或许,这些青铜器可以给你答案。

一单元:王命封燕——长子的责任

    燕国初立,战事频繁,平定封地内的土著,抵抗北方民族的侵扰,均要凭借武力。从燕侯墓中随葬的大量戈、戟和配有装饰的山字形漆盾可以看出,燕侯本人尚武,统军征战成为其就封之后的头等大事。

“周兴商灭,兼并天下,立七十一国,姬姓独居五十三人。”周人克商成功后,不仅接管了商朝原有领地,更扩展了管辖范围。广袤的领土,仅靠周王朝自身的力量难以控制,边陲之地更是鞭长莫及;同时,除了面对中原地区部分商朝遗民的顽抗,新兴王朝还面临着来自四方戎狄蛮夷的威胁。因此在分封天下中,周王朝特意将姬姓子弟分封到各战略要地,把巩固和拓展王朝势力的重任交到了这些宗室亲族手中。

    受封燕地的召公姬奭(shì)由于辅国重任留在王朝中央,而戍守北疆的使命就交到了召公长子——姬克的身上。在一次盛大的敬天祭祀后,姬克从周王手中接受了土地和民众。

年轻的燕侯肩负着国家的重托与父辈的期望,统领周人亲族与部落民众进入纷乱的北方燕地,于今天房山琉璃河董家林村一带构筑城邑、建立政权。

 

二单元:出使四方——行人的使命

    行人是西周时期对“外交官”的称谓,专门负责出使和迎宾的重任。伯矩是燕国早期的一位重要大臣,深受周王和燕侯的器重。伯矩的显赫地位不仅因为其出身高贵,更缘于他的“外交官”身份。

伯矩曾担任燕国的行人之官,多次完成迎接周王使者的接待任务,这在崇尚礼仪的西周时期,是一项光荣而重要的特殊工作。伯矩鬲(lì)的由来,或许就是因为一次成功的国事活动而受到的特殊嘉奖。

往来奔波的马车载着伯矩一次次出使四方,将孤悬北疆的燕国与中原各国紧紧连在了一起。伯矩由燕地至王畿、从周原到辽西,足迹踏遍大半个西周版图,为了国家的昌盛不辞劳苦,使燕国在周初纷繁复杂的地域形势中赢得了华夏诸侯与戎狄部落的认可,为燕国的和平发展争取到了更大空间。

在燕国还有其他从事外交活动的官员,他们也是燕侯的亲族近臣。琉璃河遗址253号墓出土的几件青铜器,为我们勾勒出了堇和儿子圉的身影,父子二人均执掌燕国礼宾之职,地位显赫。

堇、圉二人曾分别受燕侯委派到周王室,觐见太保召公和周王。虽千里奔波,旅途劳顿,却也能左右逢源,两头领赏。他们用这些赏钱铸造了精美的青铜器,作为家族的荣耀世代相传。

 

《诗经》中对西周“外交官”的描写:

皇皇者华,于彼原隰。駪駪征夫,每怀靡及。

我马维驹,六辔如濡。载驰载驱,周爰咨诹。

我马维骐,六辔如丝。载驰载驱,周爰咨谋。

我马维骆,六辔沃若。载驰载驱,周爰咨度。

我马维骃,六辔既均。载驰载驱,周爰咨询。

——诗经·小雅·鹿鸣之什·皇皇者华

【白话翻译】

花儿朵朵真漂亮,平地洼地尽开放。使臣一行奔走忙,纵有私怀顾不上。

我的马儿高六尺,六条缰绳多光泽。驾着车儿快快跑,四处访问求良策。

我的马儿黑又青,缰绳如丝多洁净。驾着车儿快快跑,四处访问不愿停。

我的白马鬃毛黑,六条缰绳多光滑。驾着车儿快快跑,四处访问细调查。

我的马儿名叫骃,六条缰绳多均匀。赶着车儿快快跑,四处访问细征询。

 

三单元:弃旧图新——武士的大义

    在燕国建立初期有一个以(jǔ)为族徽的武士家族,他们原本居住在豫西,是商朝晚期势力较大的宗族。在西周王朝分而治之的策略下,(jǔ)族中的一支随燕侯来到封地,协助治理燕国,成为了燕侯的得力助手。

 复,是燕国(jǔ)族的一员,担任燕侯手下的贴身武士,因战功卓著受到嘉奖,得到燕侯赏赐的衣服、奴仆和财宝等。而复的子辈——攸,更是继承并发扬了家族优势,凭借卓越的军事才能和威猛的身形体态,成为燕国军队的杰出将领,并得到了燕侯的重金奖赏。

这些商族的武士们,为了华夏中兴,毅然放弃曾有的荣华富贵,追随燕侯戍守北疆,抵御异族的入侵,维护着中原地区的安宁。

    在燕国的商人贵族中还有一支(gē)氏,他们原本活动于商朝的王都一带(今安阳殷墟),世代服务于商王,作为商王的禁卫军,拱卫王室。带有(gē)氏族徽的青铜器为我们揭示了这个家族在燕国历史中的活动轨迹。虽然史籍没有记载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燕国,但从(jǔ)族的例子推断,他们也应该是被分派来燕国的商朝武士贵族。

《诗经》中对西周武士的描写:

肃肃兔罝,椓之丁丁。赳赳武夫,公侯干城。

肃肃兔罝,施于中逵。赳赳武夫,公侯好仇。

肃肃兔罝,施于中林。赳赳武夫,公侯腹心。

——诗经·周南·兔罝

【白话翻译】

装好张张捕兔网,敲打木桩响叮当。威猛武士雄赳赳,保护公侯好干将。

装好张张捕兔网,设在宽阔大路旁。威猛武士雄赳赳,保护公侯好勇将。

装好张张捕兔网,设在广漠山林中。威猛武士雄赳赳,保护公侯作心腹。

商代氏族名见于燕国青铜器铭文中的,有箕、举、戈、亚、史、鱼等30余种,数量之多,在诸侯国中实属罕见。可见在燕国初期的军政活动中,这些商朝的遗民旧臣担当着不可替代的重要角色,类似于复、攸这样整个家族都供职于燕国的情况比比皆是。 

 

四单元:远嫁戎狄——公主的奉献

西周王朝通过与异姓诸侯结成姻亲,扩大宗族势力,巩固王朝统治。燕国作为西周王朝最北端的姬姓诸侯国,处于戎狄环伺的险恶境地,更需要通过多种方式,稳定周边部落,其中联姻便成为最平和的手段之一。

2007年山西翼城大河口发现的西周霸国狄人墓地,出土了一批燕侯旨为姑姑做的陪嫁酒器,印证了燕国早期与狄人部族结成姻亲的历史史实。

燕侯旨为什么要送给姑姑酒器作为“结婚礼物”呢?难道这位燕国公主喜欢饮酒吗?事实可能并非如此,在西周早期,赠送酒器或者是一种礼仪,是否与“久”字谐音,表示长久之意。或许是燕侯旨希望这段承载着两国前途命运的跨国婚姻能够幸福长久吧。

    我们不知当年这位远嫁戎狄的燕国公主,是以何种心情走向未知的异族国度,婚后的日子里又是如何说服郎君亲近周王朝的。我们只是从大河口墓地出土的各种器物推测,霸国的君主在很大程度上接受了中原文化。

《诗经》中祝贺年轻女子出嫁的诗句: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诗经·周南·桃夭

【白话翻译】

    桃树繁茂,桃花灿烂。女子出嫁,和美一家。

    桃树繁茂,果实丰硕。女子出嫁,幸福一家。

桃树繁茂,枝叶浓密。女子出嫁,快乐一家。

    霸国是根据2007年发现于山西翼城大河口墓地的青铜器而确定的一个西周诸侯国。此前不为世人所知也未见史书记载。然而,这个神秘的国家在西周时期和其他诸侯国交往频繁,与当时的晋国、燕国、倗国及周王室都有往来。在霸国墓地发现的燕侯旨器物,证明了远隔千里的燕、霸两国存有婚约,可见当时二者关系十分密切。

 

结语:

王于兴师,厉兵秣马。

与子偕行,修我兵甲。

烈烈燕风,意气勃发。

    西周燕国的开国君臣们,正是怀着王朝缔造者的气概和使命感,不远千里,来到这片自己从未涉足的“北土”开疆创业。在这里,燕国君臣通过册封、赏赐、朝觐、祭祀、通婚等方式,维系着与西周王朝的血脉关联,使华夏文明在北疆扎根生长,开辟了西周王朝通往北方戎狄各族的要道,并由此走过了燕国八百多年外迫蛮貉、内措齐晋的崎岖图强之路。

通过一件件精美华丽的青铜器,我们可以想见当年这些燕国君臣的传奇故事,感受到他们对家国、对祖先的责任和守望,气概与情怀。正是青铜器上的铭文,向我们传递了三千多年前燕国君臣的使命与荣耀,承载了他们的煌煌功业,赫赫威名。